中國鋁合金產品出口退稅機制的博弈
專欄:行業資訊
發布日期:2015-06-05
閱讀量:440
作者:佚名
收藏:
過去一年,鋁業公司紛紛抱怨中國半成品鋁生產商的出口模式。  一年前,有指控稱中國將半成品鋁大量出口至墨西哥,進行重熔再制成坯料出口至美國。去年下半年,或許是受來自西方國家指控的威脅,中轉地被從墨西哥轉至越南和馬來西亞。中國出口至越南和馬來西亞的半成品鋁大幅上升引起金屬行業的密切關注。  海關數據顯示出口至馬來西亞的半成品鋁在2013年為2.5212萬噸。到2014年,這個..........

       過去一年,鋁業公司紛紛抱怨中國半成品鋁生產商的出口模式。

  一年前,有指控稱中國將半成品鋁大量出口至墨西哥,進行重熔再制成坯料出口至美國。去年下半年,或許是受來自西方國家指控的威脅,中轉地被從墨西哥轉至越南和馬來西亞。中國出口至越南和馬來西亞的半成品鋁大幅上升引起金屬行業的密切關注。

  海關數據顯示出口至馬來西亞的半成品鋁在2013年為2.5212萬噸。到2014年,這個數字上升至20.2461萬噸,占中國半成品鋁全年出口量的四分之一。出口越南的半成品鋁從2013年的6529噸上升至2014年的4.0523萬噸。上述所有出口行為都沒有違反法律法規。中國完全有權將半成品鋁和其他任何形式的鋁產品按照其意愿出口至越南,馬來西亞或墨西哥等任何一個國家。

  讓鋁制品生產商苦惱的事情恰恰也是去年讓他們最為憤怒的事情——有指控稱中國半成品鋁生產商將自己的產品出口至第三方國家后再將產品進行重熔制成坯料再次出口,以此來逃避反傾銷稅。而這次讓生產商更為惱火是一個還未經完全證實的指控:稱中國的半成品鋁出口商提高了其產品的出口價格,以從中國政府獲得更多的增值稅退稅補貼。據了解,中國的鋁制品目前最高可享有15%的出口退稅補貼。之所以會有“中國的半成品鋁生產商利用退稅補貼體系進行投機性出口”這一假說,其實十分容易理解。因為越南和馬來西亞的鋁交易數據顯示從中國進口的鋁材在當地的消耗量與出口量相比出現比例失當。

  但是要證明中國的出口商是故意利用出口退稅體系卻十分困難,通過國際組織如世界海關組織進行投訴則需要花費很長時間。這讓極度不滿的西方鋁制品公司感到無能為力,并認為應對當前局勢最好的辦法就是靜待中國出口商停止自己的不當行為。實際上,從某種程度上來看,中國出口商已經開始這樣做了。

  國家政策

  經濟因素仍然是影響中國鋁制品出口商行為的主要因素,而且他們將半成品鋁大量出口至越南和馬來西亞背后的原因還包括這兩個國家的地理位置優勢和全面上揚的金屬價格。而如果整體價格像過去幾個月一樣下跌時,他們的出口就會降低。

  同時,中央政府的政策仍希望創造一個增值產業,以減少原鋁出口,促進深加工鋁產品的出口。中國缺少鋁土礦,這是鋁供應鏈中的一種關鍵原料,同時中國也正在尋求方法遏制熔煉所帶來的高污染,同時加快能源產業和水利基建產業的建設。中國的海關政策總體是與國家政策相一致,這點非常清楚。但是利用政策漏洞將半成品鋁材料出口后進行重熔再出口是中國政府所不允許的,北京是不太可能忽視這一問題的。

  鋁材大量涌入西方——尤其是美國,以及更早時期的歐洲——并沒有加劇市場對結構性產能過剩問題的憂慮。目前來看,產能過剩問題即便不能算作已經終結,這一現象也已經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緩解。鋁業從業者也對鋁材結構性涌入的可能性表示懷疑。因為中國政府最終會制止其出口商利用出口退稅政策進行投機性出口,或者會調整政策讓出口商的行為與國家發展目標相一致。他們認為最有可能發生的是中國會適當性地聽取來自國際方面的反饋,然后根據自身國家利益制定政策。

  對于西方鋁生產商來說,幸運的是中國的國家利益與他們自身的利益重合的地方比他們預期的要多。

上一頁:全球鋁價跌至低位或致未來數月原鋁錠進口攀升
下一頁:各種鋁材擠壓方法在技術上的特征比較
湖北11选5-首页